欢迎访问某某汽车销售公司网站!


新闻资讯

MENU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公司新闻

幸运飞艇:郭登礼:让消费者的声音出现在汽车杂

点击: 次  来源:未知 时间:2017-12-23

  郭登礼大学专业是经济学,毕业后直接去《华西都市报》做了财经记者。2002年转做汽车版主编,自此开始踏入汽车圈。“当时还是挺有压力,压力源自于对汽车的不了解,刚开始做汽车新闻的时候,因为很新鲜,感觉很兴奋,能把所有品牌的全部车型都背下来,当然那时轿车相对比较少。现在根本不行,太多车型了。刚开始因为要快速融入汽车圈,所以经常参加活动,写稿子,从汽车记者开始做起,同时又是主编,把自己的想法和团队一起来实现。”就这样,热情澎湃地走到了2007年,郭登礼升到副总,“在这个职位上,我和团队一起开创了新模式,第一,成立了中国汽车媒体主语活动论坛。为了把区域汽车新闻和全国新闻融合,其实就是主编的融合,所以当时在每个城市选择一两个主编,召开汽车媒体主语活动论坛。第二,给消费者充分的话语权。我们即使在写公关稿的时候,不仅会写厂商关于一款车的价格配置等介绍,也会写消费者对这款车的看法。这样,文章里既有甲方厂商说话,又有乙方消费者的声音。没有消费者说话,这样的新闻是不完整的,这个报道就是主观的。”而这样的观念也是郭登礼想创办杂志的初衷:一本让消费者表达自己汽车生活,观点和态度的汽车杂志。“我们想要告诉大家,不是开兰博基尼就是幸福,不是开保时捷就意味着尊贵,不是某个高端品牌就很牛,主流永远是以人为本,我们必须站在人的角度,这样的改变,对汽车行业才更有价值。”

  2011年,郭登礼开始接手《汽车周刊》,“把消费者的生活态度,价值观念,消费观念和需要,比如汽车对人们生活的延展,效率的提升,这些都融合在一本杂志里,这也是《汽车周刊》最大的特色,我们想改变,让厂商去尊重车主的意见,倾听他们的判断,看到他们的生活态度,而不是单方面地宣传自己,这样的话,不但有商业价值,更有公益价值,同样也利于汽车厂商的发展。国外的汽车厂商现在都在思考未来10年或者20年以后人类的需要。因而把消费者的价值信息通过杂志来传播,很多读者会有感同身受,也会很支持。”

  在郭登礼看来,DreamCar其实就相当于自己的“梦中情人”,“比如你喜欢林志玲,但是她没法做老婆,因为你养不起,当你遇到痛苦的时候,她还要享受生活。所以,梦想跟现实是不相符的。我非常喜欢加长版的捷豹,但是只是喜欢,不会去买,因为它后备箱很小,出行不便,也不能把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。”

  “阅”车无数的郭登礼,在选车方面分享了一些自己的体会。“我开过的车里面动力操控比较好的,如果是在城市开,80公里每小时以内,低速时动力比较好,那就选日系车,比如凯美瑞,天籁,雅阁等都不错,像四五十公里每小时的动力都很好。如果在近郊,高速行驶120公里每小时以上,就选欧系车,高速时动力好而且非常省油。如果经济允许,家里最好能备着两辆车,工作和旅行用的,这样你能感受到更丰富的生活体验。人们在选购车时,价格往往是第一选择标准,而事实上应该是需求,要根据自己的需求去选择车,至于价格,可以在同级别里面选自主品牌的车,配置也比较好。”

  郭登礼,说话语速快,睿智,幽默。无论工作抑或生活,他都在用心去过,用心去感受。在这个大大的世界,他有着自己大大的梦想:“做一个很大的企业,让更多人在工作中找到乐趣,感受到工作、生活和成长的开心。我始终认为人的价值,人的理想和梦想应该诉诸于社会,这样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。这个梦想非常大,但是我们一直在路上前进,总有一天,都会到达。”

  郭登礼在国内没发生过交通事故,而是将这个“唯一”可以称为事故的经历搁在了德国。有一次在德国出差,那天,大雨倾盆,在一个三角形的路段,郭登礼也没怎么看清楚前面的灯,一直往前开,突然,跟直三角线的来车发生了激烈的刮擦,副驾驶的门变形较严重。按照德国的交通规则,外三角线的车应该让直三角线上行驶的车,而他那会并不知道。“当时那哥们能开到80公里每小时,在德国,他们从小就有这样的意识,要让直线的车,所以他们在直线上开车都是很快的。发生意外后,就找了保险公司进行索赔,交警处理也很公正,当然,我个人也受到处罚了。”在那次事故后,郭登礼笑着说以后出国都会提前做功课,学习下国外的交通规则。

  “当你开车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,血脉喷张,会感受到人车合一的快乐;当你和家人一起出去看不同的风景,带来心灵的洗礼,会体会到由内而外的愉快;当你开车和朋友一起聊天说地,笑声阵阵,你会感到不受束缚的轻松;当你一个人在车里听一支美妙的音乐,任外界纷扰,任心压重担,但是车里的那一份安静,会让你的身心随着思绪延伸到很远很远。这是多好的生活啊,如果你能找到这种感觉,那么你一定会喜欢汽车。”2002年,郭登礼正式进入汽车圈,开始探索汽车世界,感悟汽车生活,从那时起,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汽车。

  1997年,工作伊始,郭登礼就报考了驾校学开车,“那时候年轻,开车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。我当时练地很扎实,拿到驾照后还找师傅陪练,有时候一天能开四五百公里,纯粹只是为了练车。”“开车跟性格和年龄都有关,年轻的时候开车比较毛躁,追求速度,很是冲动。但是随着年龄增长,慢慢看到太多生命在瞬间逝去,现在前面遇到行人就会耐心等他们过去再开。”郭登礼认为这样才是开车的意义,“如果以为开车就是给自己插上了翅膀,可以忘乎所以去飞翔,那就麻烦大了。”

  当我问及郭登礼的NextCar备选,他答:SUV或者MPV。“只是为了让生活更加多彩,可以多用于出游旅行,增进跟朋友的联系,分享跟父母家人在一起的快乐,现在还没有确定买哪一款。有六七座的新能源车也会考虑,比如比亚迪E6。”

  从事汽车行业多年,因为热爱,所以不知疲倦,郭登礼说:“如果你喜欢你的工作,就会感受到沉浸其中的快乐。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开车行驶在北京的三环抑或四环路上,看着窗外流离变幻的夜景,穿梭在不多的车辆之间,耳畔响起一支美妙的音乐,郭登礼说,这就是开车最享受的时刻。

  前年,郭登礼买了辆黑色的大众途安1.8T,“很实用,工作中可以带着同事一起出去;假期,可以和家人朋友一起出游,完全可以放几个人的背包;去打球,去运动,也能放自己的运动器材。”他说途安是工作,交友,运动和旅游的最佳搭档。

  对于汽车,公司新闻 null!郭登礼是个博爱的人,然而他也有自己独特的品牌忠诚度:每个品牌最原汁原味的车型。“无论是合资还是进口,原汁原味是最好的,如果像在韩国做了整形似的,要么拉长,要么垫高,再出现在我国市场上,它已经不是原来的产品了。而我国消费者现在了解某一款车型的全部信息都来自中国范围内,无法追溯源头,因而无法全面了解一款车的历史和演变,这是我国信息的缺失。”

  本身经济学专业出身的郭登礼,毕业后就进入《华西都市报》,做了一名财经记者。拿到驾照不久后就开车四处去采访了,他开的第一辆车是原单位配的铃木羚羊,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车的空调特别好,夏天在车内感觉非常舒适,而且省油,唯一的不足就是底盘太低,稳定性不好,车身轻。”光阴荏苒,再次回首,郭登礼开过或者试驾过的车不胜枚举,在他看来,“买一辆车就像男人找自己的老婆,女人找自己的老公一样,靠的是缘分,很多人都会买不适合自己的车,开着不习惯只能换掉,因而二手车市场上出现了很多只跑了五千到一万公里的车。因此,对于NextCar应该量身订做,根据他的实际需求,参考推荐,然后去试驾感受,最终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车。”